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临河而居

四零后,农民老太,喜做自然笔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笔名秀英奶奶,1947年生,祖辈是山西人,走西口到了内蒙古。只念过一年半小学,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热爱自然,喜欢花花草草。2011年,跟着儿媳芮东莉开始做自然笔记。渐渐地,那些乡村的生活记忆,老家、庄稼、阴山黄河……开始在笔端流淌。如今,这些图文并茂的笔记,已经集结成《胡麻的天空》出版了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冰窗花  

2012-02-08 17:02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天气很冷,每天窗户上冻的冰,天一冷蔬菜也贵,老古人说,夏天是穷人的天,冬天是有钱人的天,真是不假,菜贵的不敢问,没钱人吃不起,有钱人房子左一套,右一套的,没钱人好呆有各住处就不赖了,冬天往死冻了

 

冰窗花 - 好学婆婆 - 临河而居

 

冰窗花 - 好学婆婆 - 临河而居

 

冰窗花 - 好学婆婆 - 临河而居

 

冰窗花 - 好学婆婆 - 临河而居

 

冰窗花 - 好学婆婆 - 临河而居

 

冰窗花 - 好学婆婆 - 临河而居

 

 

今天我去超市买菜,青椒,豆角,6.99元一斤,比初六七,便易多了,初二那天,一斤黄瓜10 块钱,这俩天蔬菜特别贵,对有人来说不算贵,对没钱人来说贵的要死。知好吃秋天促从下来的土豆和淹酸菜了。我拿起一颗大白菜看, 0.98元一斤,买一棵白菜罢,站在我旁边的俩个老太太就看菜就叨啦说,一个月拿 2000 千多块退休经。我听了好羡慕人家,对我来说这是个天文数字啊,我是个农民,农村有五亩地,保出去一年一亩地给130 块钱。我问我自己,为什么没有退休经,人家是市民,我是农民,我想起父母常给我们讲。我父亲八岁,我爷爷他们来了五原县,我爷爷租的地种菜,卖菜,我奶奶是个心灵手巧的人,生的卖豆芽,给人家缝绸缎衣服,拔花鞋,我父亲十几岁就学了做粉条的手艺。学会当了粉大师傅,我母亲跟我奶奶学针线活,婆媳俩给人家缝衣服,做鞋,生的卖豆芽,一家很轻快,日子过的也不错。后来五原今常打仗,日本人进了五原,二十八架飞机炸了五原,打的厉害他们就逃到乡下,稳定了他们又回去,三反五次的逃,在乡下我爷爷有了病买不到药死了。我爷爷才六十二岁,日本人投降了,他们又回了五原安定下来。国民党又抓丈丁,把我四爹(四叔)抓走了,我四爹吓的得了经神病,退回来了,又把我父亲抓走了,我母亲和我奶奶不敢在五原住,又逃在乡下,跟我父亲一块抓走有我一个表姐夫,我表姐夫说我父亲咱俩的逃跑,跑也是死,不跑也是死,拧跑出去死,不在这里头死。俩个人跑了出来,来到我母亲住的这个地方,藏在草林里不敢回家,国民党下令逮他们了,那天刚回家吃口饭,还没吃完,听见外头马蹄声,一看是保长来了,我母亲把我们姐夫藏在篓子里,我父亲送着墙躺下,我母亲给散了些烂东西,上面躲了一长被子,保长进了家东张西望,上炕靠着被子躺着不走,我父亲不敢动,保长在这个村子里混的各女人,那女人吼他吃饭他才走了,我母亲抛开一看,快wu(捂)死了,又藏在草林里,我母亲检田挖野菜湖口,解放了也不想回五原,说城里今长打丈,住在乡下过个安稳的日子。我四爹的病也没有好转,住在城里甚也干不了,种地多少能干点活,他干活离不开人领着,反起病来把锄头当枪杆使,嘴里不住的念叨,听不请他说甚,除了吃饭,睡着,他的嘴是不会停的,没人管他在地里,晚上不醒的回家。出了这么多事,说什么也不想回五原了。住在乡下,跟前没有学校,我们不能上学,离我们十来里有个小学,父母不让去上学,我父亲生产队里派挖二黄河了,我妹妹才六七岁,我四爹没人领不行,我十来岁领着风风颠颠叔叔干活,不领他,上午干活的地方,下午就不知道地方,他干活粗陋,队长老让他反工,说的轻他不听,喊他,他坐下不干,队长骂他真是糖货,他的名字叫四小,可是从来没人叫他的名字。大人娃娃都叫他四糖,每天领着他干活,我也是看见营生就愁。我想念书不用受苦,我偷的去了学校,回来我母亲也没说甚,她们是念也不管,不念也不管,我十一岁上的学,从二年级开时,三年级念了半年。好不容易念两天书哇,又赶上各吃大锅饭,大跃进,评三面红旗,学校离家远中午不能回家,没吃的,不能拿干粮,学校是永丰的学校,今常给永丰劳动,永丰学生袅的,一天吼,超连丰,杆庆丰,公社的红旗插永丰。人们又吼,城里人往农村下放了,农村念书也不让去城里头,也不给安排工作。有人说,农村人有文化也是个唾牛屁股,不识字哇,种上糜子上不来麦子。人们一天的吼,我就不念了,我好歹还念了几天,我们那个时代有的娃娃没进过校门。大集体的时候,使用布票,棉花票,线票,城里人用粮票,有的人认不的斤和两,尺和寸,去城里认不的男女厕所。说起农民真是苦啊,说鸡的,的一抓一抓的抛,一不抛就没了,动不行了就的靠儿女养,易动不行了好多儿女都见不的老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